行走新疆

如题

浏览 1 回复
  新疆   地方   石榴   风景   民族  

回复

    新疆实在是想象不出的大,跑出一千公里还在新疆,连太阳都要在这片地界上多走2个小时,到了夏天晚上10点太阳还半悬着不肯下山。初到新疆,一场大雨冲洗的天瓦蓝瓦蓝的,吐鲁番车站播放着维吾尔族歌唱家巴哈尔古丽演唱的《最美的还是我们新疆》,“这些年我走过不少的地方,最美的还是我们新疆……

    到喀什是那年冬天,裹着一身寒气,只是远远地看了看著名的大清真寺,就去参观香妃墓了。香妃像只轻盈美丽的蝴蝶让人迷恋,看着送她回来的马车,听着关于她凄美的传说,我柔弱的心在冰冷的空气里一阵绵软。喀什宽阔的马路上车子不算很多,清清爽爽,平静和内敛,丰富而不繁杂。大巴扎上每件物品都好像很有味道,或者有民族的意味积累,或者有着艺术的含义,旅游的人们总是从容购物和游览,不像内地一些地方,让人有一种热闹拥挤的烦躁。民族工艺区手编手绘的地毯、挂毯,堪称一绝,精致的英吉沙小刀成了馈赠亲友的首选。年青的古丽穿着曳地的长裙,绚丽的大披肩,裹头蒙脸的纱巾,只露一双漂亮的大眼睛,总让人想起当年的香妃;两边有很多卖石榴的篮筐和小车,深红的晶莹透亮的石榴像珍珠玛瑙一样,现在想起来都要流口水。卖石榴的维吾尔族老人随手拿一个就看得出那个是酸石榴,那个是甜石榴,很是神奇。大巴扎上民族乐器也是独特的风景,时常播放的欢快音乐总使人涌起翩翩起舞的激情,离开喀什让人不舍。可是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过后,有南山的滑雪场等着呢,又怎能耽搁?

    新疆的春天是多风而短暂的,很难感受到度过了玉门关的春风。我更喜欢热烈而清凉的夏季,“早穿皮袄,午穿纱,晚抱着火炉吃西瓜”。不说香甜的歌舞飞扬的葡萄沟,不说让人痛快地自然桑拿的火焰山,大漠浴场金沙滩,也不说鬼斧神工清爽宜人的库车大峡谷,白天鹅向往的美丽纯净的巴音布鲁克草原,有两处地方一直令我魂牵梦绕,留恋忘返,一处是巩乃斯林场,一处是神秘的喀纳斯湖。

    在去巩乃斯林场的路上颠簸了很久,翻越冰大阪的时候凭空下起了小雪,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,怕惊动了天地似的。终于顺盘山道而下,像不断铺开的画卷,雪峰环抱,层峦叠翠,美不胜收。巩乃斯有一种静若处子的美,包括多雨的天气,时常漂浮而过的云雾,朦胧而含蓄,开满野花的牧场、充溢着奶香的蒙古包,挺拔的松林、清清亮亮的小河,恍若人间仙境,好比一个浓缩的小九寨沟不差毫分,更多了一份雪山怀抱的清幽。在此几日,或登高远眺,或在林间采摘蘑菇,或在草场松软的花毯上喝奶茶休憩,饮山间清泉,吸松林富氧,人自然美白几分,水嫩许多。

    七八月去喀纳斯,一路上金黄色的向日葵开得很灿烂,向北流入北冰洋的叶儿羌河哺育了流域两岸哈萨克不同的民俗风景。喜欢在湖边徜徉,欣赏着霞光里秀颀的白桦树环抱的碧玉般清幽的湖水,闲坐小木屋外花草和牛羊间,尽情地呼吸着这天然氧吧里纯净的空气,倾听着大红鱼和图瓦人的传说,身心放松了,真想象这里的牧民一样怡然自得而不被太多的物欲所羁绊。到了九月,霜叶红遍,层林尽染,再飘散几抹浓淡相宜的微雪,简直就是意味悠长的山水写意杰作,难怪如今有许多摄影师和画家更加青睐游人渐少的这段时日。

    不光喀纳斯,整个新疆的秋天都是多彩而甜蜜的。一片丰收的棉田,一群肥硕的白羊,而或有早一点的雪儿锦上添花,总是让人想起这是新疆的特色景象,美得让人心醉。那若羌的红枣,阿克苏的苹果,库尔勒的香梨,吐鲁番的葡萄,浓郁的香甜馋死个人。

    新疆真是个美丽的无以伦比的好地方。

    韦菊宜